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喻黄]你们谈恋爱的心都脏

*文笔渣
*灵感来源于[四川大学玻璃杯事件],有改动。
*可能OOC

喻文州一进图书馆,就看到了那个人。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想,这句话果然是真理。

上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学校食堂,喻文州点了一份饭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坐下,听他与食堂阿姨争论清炒虾仁到底该不该加秋葵。

当时刚过了饭点,周围人已经不多了,阿姨们也有这个闲心跟他唠。等喻文州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这顿饭比平时多用了近十分钟。

喻文州想,还真是个可爱的人。

少年的声音清亮,连珠炮一般,却又不带丁点怒气,有的只是年轻人的朝气。

嗯……喻文州觉得,还有一点委屈和撒娇的味道。

他坐在靠走廊的位子上,运笔如飞,喻文州微挪视线,就看见他放在离桌沿不远的玻璃杯。
……玻璃杯么?

喻文州的双眼微眯,径直向他走去。

钢笔在纸上划出一道弧线,紧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的玻璃落地声。

“靠靠靠靠,我的杯子!”黄少天刚发出一声感叹,就意识到自己是在图书馆,连忙用手捂住了嘴。

四下看了看,还好清晨人不多,又都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没人注意这突兀的一声。

他松了一口气,这才将注意力转向罪魁祸首。

一抬头,就对上一张清秀的脸,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一双微伸却无济于事的双手。

这手真好看,嗯,脸也好看。黄少天花了1秒这样想,然后……

“这位同学,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我就这一个杯子,今天还打算泡在图书馆了呢,打碎了我还怎么呆在这啊,这大热天的没水会死人的好吧,我一场竞赛几十万上下,被热死简直就是国家的损失……”

就算早就见识过少年的语速,喻文州还是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请等一下。”说着将书包放在他座位对面,向清洁间走去。

等喻文州拿了扫帚簸箕回来,少年已经站起,在一地碎片旁拧着眉。

喻文州安静地扫尽地上的碎片,安静地走向清洁间放好东西又安静地走回来,黄少天就站在旁边,同样安静地看着他做完一系列事。

“真是对不起了,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啊?哦哦,我叫黄少天。”直到喻文州再次出声道歉,黄少天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看一个人扫地看呆了,丢人,太丢人了!

“喻文州。”喻文州说着,从书包里找出便利贴,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撕下来递给他。

待黄少天接过,他又将整个便利贴递出:“留个联系方式吧,杯子我会赔你的。对了,你杯子在哪里买的?”

黄少天飞快地在便利贴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嘴也不停地开合:“不用了不用了,我刚刚就是随口说说的,没有要你赔的意思。不过你下次可要小心点啦,可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样宽宏大量的哦。一个杯子而已,碎了就碎了,我哪天再去买一个就行。”

“这可不行。你如果不让我赔……”喻文州的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我会过意不去的,过意不去我会寝食难安。我不过打碎你一个杯子,你可不能让我一直内疚自责啊。”

“呃……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我怎么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呢,不过不管你有什么道理你都不用赔,再说了……”

“不如我请你看电影吧?”

“看电影?你为什么要请我看电影?不是说了吗杯子的事你不用负责,完全不用有心理负担。哪有你这样的人啊,说了不用还非要赔给我,而且……”

“你周六有空吗?”

“周六当然有空啦但问题不是这个好不好,看电影就用不着了吧,你想想啊,一个杯子、一场电影,怎么说你也划不来对吧……”

“泰坦尼克号可以吗?”

“喂喂你这人真是,非要请我看电影干什么。还有我们两个大男人为什么要看泰坦尼克号这种儿女情长的电影,怎么也得看速度与激情这样狂野的电影吧……”

“那就这么定了。”喻文州扬了扬手里的便利贴,“周六早上给你打电话,不见不散。”

“哦……”

喻文州失笑,真的很可爱啊。

END

----------

·以前写的,先搬过来
·试试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