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叶蓝】小情人

*文笔渣,可能有OOC

*假的多重人格

*情人节就是要陪小情人过


————————

萧山隐筑。

这听上去像是一座别致风雅的小屋,实际上却是豪华奢侈。外间传说,那里是H市上流人物养小情人的地方。

 

这话说着也对,因为这里确实有不少多情的高官富豪带着包养的情人来这里度假;

这话却也不对,因为这里也是有很多深情的高官富豪带着自己的爱人来这里度假。

 

大家都以为叶氏总裁是前者。

 

叶总裁是叶家长子,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家业并没给老爷子丢脸,把生意越做越好。只是眼看着要迈开奔三的步伐了,大儿子还没好好谈过一场恋爱,二老就开始着急了。

 

哪知道,26岁的叶修不知道是突然开了窍,还是突然开了挂,一找就同时找了三个。

 

蓝河,叶家二老及叶家第二子叶秋眼中的未来儿媳和大嫂,是被叶修带回叶家见过父母的。彬彬有礼,上得厅堂;贤惠温柔,下得厨房。叶家二老逢人就夸他们未来的儿媳温润如玉,连称自家儿子有福气,恨不得自己生的是这个。连叶家的管家仆人也对他称赞有加,对这个未来少夫人比大少爷还上心。

 

只是公司里的人虽然听到他们的叶总裁已经带了人见家长,但还是有部分女员工认为另一人才应该是总裁的贤内助。

 

蓝桥,叶氏公司里大家公认的总裁夫人,是总裁从对家蓝雨公司挖过来的,总裁助理。性格高冷,为人干练,帮着叶修把公司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但这人虽冷清却不冷硬,公司上下对他好评如潮。所以虽然他代替了公司众多女性成为了总裁夫人,也没有人不服气,反而一大部分女员工成了他们俩的CP粉。

 

叶家上下也听到了这个蓝桥,不过只当是一个能干的下属,没太在意。公司的人没见过蓝河,也不认同他的正室地位。

 

不过最近,两边都听到了风声,总裁养了个小情人,叫绝色。

 

绝色,传闻中叶总裁的地下情人,没有多少人见过。只是之前有一次,不知是谁无意在萧山隐筑撞见了叶修和人亲热,此事就被传开了。据知情人士爆料,当时叶总裁的小情儿靠在叶修身上,剥了葡萄送到叶修嘴边,温柔可人。叶修一口含住他的手指,吃了葡萄不说还细细舔舐他的手指。见人红了脸,叶修笑道“绝色”,于是绝色之名就传了开来。

 

公司的女员工们伤心欲绝,化悲痛为力量,一篇篇小三上位、原配落泪的虐文在公司各大群疯转。

 

叶父叶母把叶修挡在家门口,院子都不让进,让叶秋传话说不把风流债理清楚就别想进门。

 

叶修有苦说不出,他也不想说,静静的藏着一个秘密,心里偷乐。

 

 

直到有一天,公司的一名员工见蓝总助进了总裁办公室,正想去向两位请示一件待决策的事情。哪知他忙慌了头,没敲门就径自推开了门,就这样知晓了一个总裁的秘密。

 

他推开门,看见蓝总助坐在总裁腿上,整个人倚着叶总裁的胸膛,叶总裁的手在办公桌下面,不知道在做什么。

 

双耳清晰地听见叶总裁的调笑声和蓝总助的低喘,还有一点点布料摩擦的声音。

 

脑海里前几日的传闻和眼前的情景在他头脑里电光火石般碰撞,他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谁我在哪?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看不见了……”一边说着一边后退出去并把门带上了。

 

完了,他想,我要被炒鱿鱼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为大家做最后一件好事吧!

 

于是第二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总裁养在萧山的小情人,就是他们的蓝总助!

 

全公司的人都傻了眼,传闻中娇俏可人的小情人,居然是他们如冰山雪莲般的总助?

 

 

叶修再一次被叶家二老拦在院门口,知道这件事不说清楚不行了,他立马调转车头,回公司接上了还在加班的蓝总助。

 

二老听说自己儿子还敢把小情人带回家,抄起鸡毛掸子就朝外走,等走到门口,见立在那里的是蓝河,连忙把手上的东西扔了吩咐管家开门。

 

老人家照例先是一番嘘寒问暖,蓝河也有礼貌的问了两位的好,等大家都落了座,才想起还有一个叶修需要被兴师问罪。

 

等弄明白二老的担忧,蓝河才不好意思的开口:“对不起伯父伯母,其实我就是蓝桥,也是……也是绝色。”蓝河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蓝桥的身份,却也为绝色这名字羞于启齿。

 

虽说解除了小三的危机,但二老依然纳闷:“为什么要用不同的名字?”

 

说起这个叶修就叹了口气,蓝河抱歉地望了望叶修,说:“都是我的主意。我虽然和叶修无愧于心,但是如果公司的人知道我们俩在一起了,肯定会有闲言碎语,怀疑我的工作能力。”

 

叶修接过他的话继续道:“小蓝就是这样,心眼实,不想惹人闲话,知道我带他回来这事公司里肯定会知道,于是一开始就同我商议,换了这个名字。”

 

“这些都是我的主意,跟叶修没有关系,伯父伯母别再怪他了。”想想因为自己的多虑害得叶修不能进家门,蓝河就觉得内疚。

 

叶父叶母哪里会怪蓝河,反而夸他懂事。叶修觉得,可能他真不是亲生的。

 

 

晚上躺在床上,叶修抱着蓝河说:“蓝啊,你相不相信,明天一早,你就是蓝桥和绝色的消息就会传遍公司。”

 

见识过公司八卦传播速度的蓝河深以为然。

 

叶修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他贴近蓝河的耳朵,低声说:“那你看,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你是不是……不用在公司和我装的那么冷淡了呢。”

 

蓝河最受不了他在耳边挑拨,拼命维持理智:“啊……不行……”

 

叶修的手慢慢往下滑:“为什么不行?”

 

蓝河的理智正随着叶修手上的动作一点点消失:“因为……公是公,私是私……”

 

“攻是攻?”叶修故意曲解他的话,“那今晚就让你知道……谁是攻。”

 

一室春光。



评论(6)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