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叶蓝】灯不尽

*文笔渣,可能有OOC

*有私设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篇本来应该是新年贺文的_(:з」∠)_

————————

爆竹声中一岁除。

大年初一一大早,叶修就被叶父叶母连同叶秋一起从床上喊起来去拜菩萨。他年少离家,已经十数年没在家里过年了。

叶修除夕晚上熬了半夜,好不容易忙完了荣耀活动,下了线却在一片鞭炮声中睡不安稳。于是新年第一天,叶修就带着两只熊猫眼出了门。

虽然叶修离家多年,早就不知道一般寺庙是什么样子了,但眼前的寺庙恢宏大气,想也知道与寻常不同。

一家人跟着人潮走,叶修也不管拜的是哪位菩萨,总归是规规矩矩的一一拜了。

等到了一间大殿,殿中设有无数玻璃柜,柜里依次供着六十位菩萨,面前地上未设蒲团,必不是用来拜的。每位菩萨面前都设有桌台,上面多多少少都供着灯。

叶修不知道这里,但是叶父叶母甚至叶秋都是熟门熟路,未做停留的朝其中一个菩萨走去。

十二生肖对应十二地支,每年用其中一种动物来作为属相,即为本命。父母爱子心切,先拜的,自然是两兄弟的本命佛,虚空藏菩萨。

只是等他们走近,见玻璃柜下方贴着一张字条,红底黑字写着犯太岁三个大字。叶修自然是不信这些的,但二老却如临大敌,非要让两兄弟去请平安灯来供。

叶修正要推脱,叶秋却指着一盏平安灯惊讶道:“这也有个叫叶修的。”顺着他手指看过去,的确有一盏灯上的字条写着叶修二字。本以为是同名同姓,但叶母仔细一看,竟是连出生年月日也一样!

如此看来重名的可能性倒不大了,其他三人都盯着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个叶字的口不是方方正正的,而是一个小椭圆,这么可爱的写法,八成是个姑娘。这么有心为叶修供平安灯,十有八九是哪个暗恋自己儿子的人。叶母觉得叶修的终身大事有着落了。

叶修无奈:“我真不知道是谁,哥粉丝那么多,都知道我的生日,说不定就是哪个粉丝供的呢。”

“再说,这里人山人海的,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供的了,哪里去找人?”叶修致力于打破叶母的幻想。

“这倒也是。”叶母也反应过来,刚刚是她一时激动,没想到这一层。叹了口气,又继续催叶秋去请灯。

叶修没跟着去,盯着字条上的字看了看,掏出新买的手机拍了下来。


许博远是B市人,读大学时去了G市,喜欢上了荣耀,并加入了蓝雨战队网游部。毕业后也就留在了G市,只逢年过节回B市看看父母。

每年除夕许博远都陪着父母跨年,赶着时间到庙里听零点的撞钟声。今年也不例外。

只是今年,他心里多了一个想要求菩萨保佑的人。

许博远其实也不怎么信这个,只是在看到今年那人犯太岁时,还是毫不犹豫的避开父母给他点了一盏灯。

他提笔在红纸条上写下不知道写过多少遍的两个字,不自觉的把叶字左边那个口画成了一个椭圆小圈。

像一片叶子。


一家人在外面逛了一天,叶修作为一个万年宅男早就累的不行了,回到家里就把自己瘫在床上。

他稍微缓了缓,拿起手机盯着拍下来的两个字看。那个叶字的确写的很可爱,而且他曾经,见过这样的写法。

前不久的全明星周末由蓝雨举办,花样早已经玩的差不多了,蓝雨只好别出心裁,把所有能到场的退役选手都请了来。

这些退役选手自然不能待在后台,后勤人员在观众席前面的空地上摆出一排桌椅,并在每一个座位前贴上了名字,既方便大家对号入座,也方便新粉丝了解这些老将。

当时叶修并没有注意自己的名字有什么不对,还是老魏在旁边痛心疾首地说,蓝雨别是出了叛徒吧,怎么只把你的名字写得这么可爱?

因为时间隔的不长,所以叶修记得还算清楚,两个名字写的是如此相似。

他又看了看那两个字,最终没忍住,一个长途电话拨了出去。

“叶神,新年快乐。”电话一接通,叶修还没开口,那边的人就先出声了。

“新年快乐,没想到你手速不快,语速倒不慢啊,文州。”补上了本来没想到的拜年,还开了一句叶氏嘲讽。

喻文州轻声笑了,不理会他的垃圾话:“叶神打电话过来不会是只想拜年的吧?”

叶修自知有求于人,不再嘲讽:“我想知道,上次全明星周末,是哪个工作人员布置的退役选手的座位?”

“这些事情我可不知道。”喻文州自然知道叶修想托他打听,但他心脏啊,叶修不开口,他也只做不知。

叶修自然知道他的,好言好语道:“文州啊,你看你这么好,你去问问肯定有人告诉你。”

喻文州又笑了,不再跟他开玩笑,答应去帮他问问。挂了电话,就给梁易春打过去。

喻文州办事果真有效率,才挂电话没多久,就回拨过来了。

“我刚才问了,这一块事情都是网游部门的许博远负责的。”喻文州说。

叶修只知道游戏ID,哪里知道真名,只先把这个名字记下,又问:“他账号卡叫什么?”

喻文州不答反问:“叶神找他做什么?不会是上次他哪里做的不好?”

“没有没有,蓝雨的工作态度你还不知道吗?我这不是想感谢感谢人家吗?”叶修说。

喻文州自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但既然叶修跟他打太极,他也就不多问了,告诉他账号卡是蓝桥春雪。


叶修点开当初和蓝河为了买卖副本攻略而加的好友,想了想,先敲了一句“新年快乐”过去。许博远很快就回了,同样是一句新年快乐。

也不知许博远是不好意思,还是不敢主动和他聊天,叶修等了一会儿,没见着再有消息进来。

他不再等了,两个人的故事,总有一个要先迈出那一步。

“小蓝啊,你今天是不是点了一盏灯?”叶修开门见山地问。

许博远愣了愣,且不说他以为叶修这么宅一定不会出门,只说B市这么多寺庙,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人就去了同一间。

更何况,又没有留姓名,叶修怎么知道是他点的?只能装傻道:“没有啊,叶神怎么会这么问?”

叶修见他隔了这久才回话,就知道这事儿错不了。他笑了笑,打字道:

“那就是点了两盏了。”

“一盏灯写着叶修,供在香案上。”

“一盏写着许博远,供在我心里。”

评论(1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