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叶蓝】李代桃僵

*卧底蓝

*文笔渣

*OOC!OOC!OOC!

*微sm(我不是那个纯洁的我了QAQ)

——————————

1.

先上车


2.

已经五天没有收到蓝桥传回来的消息了,春易老连同其他三大杀手在办公室里急的团团转。

 

虽说蓝桥的本事不差,但作为五人之中最小的,他从杀手训练营起就是大家下意识爱护的对象。卧底的任务向来危险,五天时间不长,却足以说明问题:蓝桥有危险。

 

一群人心急如焚,甚至连直接闯入兴欣救人的念头都能说出口来。

 

且不论兴欣虽然是崛起没多久的帮派,但已然可与蓝雨微草霸图几大帮派比肩;光是现任兴欣之主叶修,就不是他们几个能对付得了的。

 

兴欣叶修,代号君莫笑,多年前就以一叶之秋的名号纵横荣耀大陆。如今卷土重来,依旧能在这人才辈出的土地上搅弄风云。

 

想想当初和叶修交手时的惨状,四人皆是浑身一颤,一齐将方才的想法抛诸脑后。

 

一番思索无果,春易老咬咬牙,往他们老大喻文州的办公室去了。

 

虽然蓝桥不过是蓝雨众多杀手中的一个,生死都该各凭本事。但他曾得蓝雨王牌杀手黄少天些许指导,何况这次还是帮主亲自委以重任,想来是不会坐视不理。

 

春易老敲开办公室的门,不出意料的看到黄少也在。他恭敬地向两人打了声招呼,跟着就表明了来意。

 

喻文州沉思了半晌,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跟黄少天对视一眼,黄少天心领神会,开口道:“大春啊,蓝桥出事我们也很难过,如果可以我们也愿意帮忙。但是你想过没有,蓝桥一开始就是去卧底的,我们有什么理由把人要回来?不说蓝桥为我们带回了多少消息,光是叶修那个人的性格,你觉得兴欣会放回一个在他们那潜伏那么久的卧底吗?”

 

春易老不是才入门的毛头小子,在蓝雨这么些年,他也懂得看人脸色。方才喻老大没有开口,却让黄少出口婉拒,他就知道他们不会帮忙。黄少的话不假,但若是蓝雨许给兴欣好处,不是领不回来人。只是他也明白,像蓝桥这样的杀手,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春易老依然恭敬地从办公室退了出来,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死心,加快脚步往回走,准备和兄弟们再想对策。

 

等春易老离开了办公室,黄少天立马等不及地问:“文州文州,为什么不帮蓝桥,你不是也挺喜欢他的吗?之前还是你让我教他一招半式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口道:“这是帮主吩咐的。”

 

几天前,蓝雨帮主单独找到喻文州,让他联系蓝桥。各帮派之间的大战在即,蓝雨帮主让蓝河桥找机会盗取兴欣接下来的对战计划。

 

除此之外,蓝雨帮主向蓝桥承诺,这是最后一次行动,完成之后他就不再是蓝雨的杀手了,同蓝雨签下的契约也作废,从此恢复自由身。

 

蓝桥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同意了。

 

细细嘱咐了蓝桥一切小心,喻文州切断了联系,望着帮主没有说话。

 

蓝雨帮主知道他在想什么,主动地想他解释了他这么做的缘由:“文州啊,我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最近几次,蓝桥传回来的消息越来越无关紧要了。我不管他是什么原因,既然他对我们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不如大家好聚好散。”

 

喻文州知道所谓好聚好散,不过是帮主不想留一枚无用的棋子。虽然不赞同,但他也只不过是帮主的手下,无权过问。他能做的只是向帮主担保:“我不知道是何原因,但我可以保证蓝桥他不会出卖蓝雨。”

 

他这么说无非是不想解约之后帮主再赶尽杀绝,他相信帮主能懂他的意思。

 

只是谁都没想到,就这承诺的最后一次,却出了这样的意外。

 

黄少天难得安静的听完喻文州的话,也不免一阵唏嘘。随即立马反过来安慰道:“这样看起来蓝桥似乎对兴欣上了心,既然如此,想必兴欣的人待他不错。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春易老没有想到,他没给兄弟们带来好消息,兄弟们也没给他带来好消息。他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就见三人皆是一脸的悲伤。

 

“我们的人收到消息,蓝桥已经被处死了,而且兴欣派人四处散布,现在道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处决了一个卧底。”

 

春易老大惊,几乎快要站不住了。笔言飞上前扶住他,入夜寒安慰道:“这只是兴欣自己放出的消息,是真是假还未可知。”

 

入夜寒的话音才落,就有人敲响了门。来人进到办公室,把一个包裹递给春易老,说是方才到的,因为收件人写的蓝桥,于是他就拿到这里来了。

 

四人瞧见寄件人居然是兴欣,忙打发走那人,急切地拆开包裹。

包裹里是一张光盘。

 

蓝桥被绑在院子正中的十字架上,衣服破烂不堪,透出满身的伤痕。十字架周围堆满柴草,很快就有人拿着一桶桶液体往上泼。另有两人拿着燃烧的火把,在浇完之后扔进那堆柴草之中。不多时烟雾缭绕,执刑的人也都退开了,蓝桥却依然一动不动。许是仍在昏迷之中,又或许,他早已断气。

 

四人安静地看着这熊熊大火,直到熄灭也没人说话。屏幕黑了下来,春易老也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3.

蓝河再一次睁开眼,发现自己依旧赤裸,只是从冰冷的地下室变到了自己的房间,还被同样赤裸的叶修抱在怀里。

他的头枕在叶修的左臂上,两人的上身贴近,叶修的右手搭在他腰间。

蓝河皱着眉头,头疼地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他不是应该在地下室承受叶修的怒火吗?他不是已经暴露了吗?怎么还能躺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躺在叶修温暖的怀抱里?

叶修昨晚将蓝河抱回房间,先是给他清理了身体,又仔仔细细的给蓝河身上并不严重的伤痕上了药,这才抱着爱人睡过去。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蓝河皱着眉头,他不用猜也知道蓝河在想什么。叶修用搭在他腰间的右手轻柔地给他按摩,用早晨特有的慵懒嗓音在蓝河耳边低语:“蓝啊,昨天的监禁play怎么样?”说罢还咬了咬蓝河的耳垂。

蓝河被轻咬了敏感点,缩了缩身子,不敢置信的开口道:“叶……叶修,我……”他真切的记得,昨天的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的的确确发生了的。

叶修用牙齿继续在他耳边研磨,又顺着脸颊一路亲吻,准确无误地叼着嘴唇啃。直到蓝桥快要喘不过气,双唇也变得红肿,才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说:“蓝,如果我原谅了你以前的事,你愿意留下来吗?以我爱人的身份。”

一句“我愿意”就要脱口而出,却被蓝河硬生生压下了。虽然叶修说原谅他曾经盗取兴欣机密,但他自己却免不了内疚。再者他没有完成最后这一项任务,那么和帮主的约定就不作数,他还是蓝雨的杀手,一个没有自由的工具。

叶修仿佛看透了他内心的担忧,亲了亲他的额头,继续道:“我已经派人放出了消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只要你改个名字,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

蓝河惊讶地看着叶修,虽然知道春易老他们几个一定很伤心,但他的眼里还是透着喜悦。不再被人左右,不再为完成任务而活,还有,能和心爱的人没有顾虑地在一起的喜悦。而他的四位老友,等过段时间他被其他人淡忘了,找个时间把他们约出来见一面就行。

至于告诉他们,那个被烧死的人其实是因为跟蓝河身量相仿而被叶修从兴欣牢里抓出来交给安文逸易容后的替死鬼,那都是后话了。

叶修瞧着蓝河骤然发亮的双眼就知道了答案,但还是缠着蓝河说出了“我愿意”三个字。

得了想要的回答,叶修继续道:“既然同意了,那就想个新名字吧。嗯……绝色怎么样?昨天在地下室里,你暗自忍耐的模样真是迷死人了。”想起地下室的情景,蓝河的脸就红了,立马把头埋在叶修怀里不想给他看到自己害羞的样子。

因为埋着头,蓝河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就叫许博远吧,这是我……进蓝雨做杀手之前的名字。”说起从前事,蓝河的声音也低沉起来。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有谁愿意卖给别人做杀手?

叶修心疼的把蓝河搂得更紧了,一口应道:

“听你的,阿远。”


评论(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