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叶蓝】环(一)

*欠了@寒霜素影很久的红包债
*文笔渣,可能有OOC
*前警官叶×警官蓝
*不会写推理,案情可能有点牵强,有参考
————————
(一)
“今天早上八点,这家人请的清洁工准时来家里打扫卫生,推开门就看见死者翟星河吊在门廊中。根据门口的监控可以确认清洁工没有进门,在门口打了报警电话。”

许博远赶到命案现场时,同事们已经到了。他从同事兼好友毕言飞的口中了解了大致情形后,就带上手套,单手抬起警戒线,弯腰进去。

死者已经被法证部带走了,其余倒是什么都没有动,除了一圈圈白线画的轮廓。

他缓慢地绕着四周走动,时不时低头看手里的记录。

【死者翟星河,男,52岁,B市人,星河企业董事长,独居……】

虽然今天清洁工还没来得及打扫,但屋里并不乱,一应物件都摆的很整齐,没有打斗的痕迹。

“根据初步检查,死者的表面没有其他伤痕,鼻子和口腔都有淤血,很大可能是窒息致死,大概十个小时左右。”

“从死者脖子上的勒痕来看,死者有挣扎的痕迹,应该不是被迷晕后吊上去的;但四周墙壁也没有打斗留下的印迹,而且死者的指甲里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组织,自杀的可能性很大。”

毕言飞跟在许博远身边再一次仔细检查这间屋子,并把之前的结论复述给他。

“只是……”毕言飞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许博远走到死者上吊的门廊,听到毕言飞话里的停顿,刚要开口询问,一抬眼,就明白过来了:死者上吊的地方周围,并没有一件可供他踩踏的用具!

电视剧电影里演出来的并不都是假的,就比如上吊,肯定是需要在脚下借助一样像板凳样的工具。但是命案周围,并没有翻倒在地的椅凳,四周墙壁都隔得远,也没有蹬过的痕迹。

方才得到的自杀结论似乎显得滑稽起来。

除此之外,许博远还想到了其他:“这个案子……”

组长梁易春比其他几个更快的明白了他要说什么:“确实,这个案子和两年前那个案子……很像。”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反应过来了,不过毕言飞比他更大胆:“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舒旋冰突然问道。

“味道?”毕言飞使劲吸着鼻子,确实闻到了一股很淡的味道,他慢慢朝阳台靠近。

大家快要接近阳台的时候,许博远开口了:“是烟味。”他站定仔细闻了闻:“应该是黄鹤楼。”

一行人走近,果然发现了阳台地上的黄鹤楼烟头。而调查报告上写着,死者翟星河基本不抽烟。

舒旋冰把那支烟头夹进证物袋,快步走出去将袋子递给同事拿去检查。

“厉害了老许,这你都闻得出来!”其余人感叹道,毕言飞更是直接拍了拍他的肩。

许博远笑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对烟并不了解,只是那个人……是很喜欢抽黄鹤楼的。

刚从警校毕业的学生,一般来说,都是要当一段时间的实习助手才能转正。而许博远,两年前毕业的时候,则是被分给当时的嘉世分局的刑警队长叶修做助手。

其实许博远本来申请的是蓝雨分局,但因为叶修这人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已经气走了好几个实习生了。没办法,总部就指了那一届脾气最好的许博远过去。

许博远在那里工作了五天,基本上每天都是被一股黄鹤楼的烟味萦绕,想不记住都难。

不过,也仅仅只工作了五天,就发生了那件案子……叶修离职,他也就被调回了蓝雨分局实习了。

许博远回过神,正巧舒旋冰拿着几张尸检报告回来了。

尸体的下颈椎和舌骨轻微断裂,确认是绳索勒死的;死者体内没有摄入乙醚等化学物质,死前并没有昏迷。

理论上尸体的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八点到十点,但因为房间开着地暖,温度较常温更高,所以死亡时间应该在十一点左右。

现在不过才初冬,没有几户人家用上了暖气,现在用上暖气,恐怕为时尚早。

“凶手是想通过升高气温加快尸体僵硬速度,是为了为自己营造不在场证明吗?”舒旋冰不由得提出疑问。

“有这种可能性,但目前下结论恐怕为时太早。”梁易春毕竟是几人的组长,办事更加谨慎。

这时,这一届的实习生陈知月拿了死者的详细信息过来。大家就在阳台上立着,互相传阅起来。

报告不过两三页,不够他们分的,许博远没去看,只在阳台上查看四周的环境。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房子建在B市中心城区偏西,望出去不只是碧瓦朱甍,还有什刹海平静的融在这繁华都市。

“果然,”舒旋冰最先看完,“这件案子和两年前的案子有关系。”

许博远收回自己的视线,问:“什么联系?”

“除了死亡情形基本上一样,死者翟星河的独子,就是两年前那件命案的死者,翟崇。”

“而且,死亡时间……是两年前的今天。”

两年前,也就是蓝河任叶修助手的那段时间,也是在一栋私人别墅里,星河企业的少爷翟崇被发现上吊在自己家里。和现在几乎一样:房间开着地暖、没有供踩踏的工具、尸体没有他杀的痕迹。

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当时的房门紧闭,而这次的别墅正门,却是开着的。

那件案子是由微草分局负责,而彼时叶修还在嘉世分局任队长,却被当时的翟星河一口咬定是杀害他儿子的凶手。翟星河对指认理由闭口不谈,只一味向警局施压。

那件案子微草分局调查了很久也无所获,嘉世分局迫于翟星河的威权,加上嘉世内部有人也正好容不下叶修,最后只能罢了叶修的职务,案子也不了了之。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众人的沉思,是刚刚拿着那支黄鹤楼去检验的同事打给舒旋冰的。

舒旋冰挂了电话,神色凝重地开口道:“烟的主人检查出来了,”他纠结的看了眼许博远,“是叶修。”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