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叶蓝】环(三)

*欠了 @寒霜素影 很久的红包债
*文笔渣,可能有OOC
*前警官叶×警官蓝
*不会写推理,案情可能有点牵强,有参考

————————

(三)

“我相信。”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许博远没看毕言飞,反而直视着叶修的双眼。

短暂的安静,大家被许博远的坦诚惊到了。梁易春咳了两声继续向叶修问讯,把刚刚得知的消息说了出来:“据我们所知,两年前去世的翟崇,曾经开车撞死了你的好朋友,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知道,”叶修同样十分坦诚,“翟崇当年酒后驾驶,撞死了我朋友,但是有个好爹,没被判刑。”

“也就是说,为了替自己的兄弟报仇,这可能就是你的杀人动机咯?”饶岸插话道。

“呵,这位警官麻烦你先查阅当年的卷宗,两年前那起命案,除了死者父亲的指控,其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那件案子有关。”叶修方才就感觉到这人的态度恶劣,现下抬眼看到他警官证上的名字,知道这是一直和许博远不对付的那人,当下回怼过去。

梁易春不满的给了饶岸一个警示的眼神,暂时没有别的要问,也吩咐人把叶修送回去。

许博远将叶修送上车,期间无话。


许博远再回到房里的时候,发现大家似乎刚争论完什么一样。

当听到饶岸毫不克制音量的一句“做警察,最重要就是不能徇私枉法”之后,他就反应过来刚才讨论了什么。

说实话,两起命案这么类似,第一反应都会是猜测是否是同一个凶手作案。从这个方面考虑就必须要侧重与两位死者都有关的人了。

且死者身下不存在的椅凳、工作了一晚上的地暖、大开的房门,无一不显示着这似乎是谋杀。

原本大家都会觉得是凶手大意了,忘了这几点,但尸体反应的讯息又确实没有他杀的痕迹。总不可能是死者自愿听凶手的指挥上吊的吧?

略僵硬的气氛被方才送翟星海的韩入夜和前去找魏琛求证的舒旋冰的返回打破了。

韩入夜先开口道:“我已经向翟星海和他公司的员工细细询问过了。最近因为有个大项目要做,翟星海昨晚一直在公司加班,员工都可以作证。而且据说他和死者的关系一直不错,两年前死者的儿子去世后死者更是有意将遗产都留给翟星海。目前看来他没有嫌疑。”

许博远细心的发现了没说清的地方,问:“他昨晚可曾中途离开过大家的视线?”

不过韩入夜办事向来都妥帖,解释道:“中途他曾经去过茶水间和厕所,均有人证明时间不长。”

见大家点点头不再有疑问,舒旋冰接着说:“我已经找过魏前辈,他说昨晚叶修确实十点过没多久就回来了。虽然亲友的证词可信度低一些,但魏前辈应该不会撒谎。”

叶修虽然有了不在场证明,但一行人还是觉得先回警局查阅两年前的卷宗。

事实证明,虽然微草分局被蓝雨分局视为死敌,但他们办事也是十分可靠的。

卷宗上详详细细地记载了他们两年前对这起案子有关人员的调查,包括叶修和他妹妹。

虽然他妹妹那段时间和翟崇的确经常碰面,但每次碰面都是有其他朋友在场,且她也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至于叶修,也确实如他之前怼饶岸所言,完全没有什么证据能说明他和那件案子有关。

许博远则一言不发,调出了九年前那起车祸的卷宗。

翟星海和叶修的话中不一样的就是,翟星海只说责任在翟崇,而叶修称是酒驾。可如今再看这卷宗……翟星河果然是手眼通天,这上面只写了交通意外,判决结果只是罚款。

梁易春把许博远的举动看在眼里,他走上前,拍了拍老友的肩膀,然后对大家说:“辛苦大家了,下班吧,明天再继续。”


许博远推开家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一直都是谁先回家谁做饭。虽然叶修的厨艺比许博远稍逊,但已算是色香味俱全了。

许博远溜达进厨房,从背后抱住叶修,把头靠在他背上。

叶修被这突袭吓了一跳,稳住之后,任由小男友靠着自己,继续手上的动作,嘴里调笑道:“远警官不用避嫌吗?我现在可是嫌疑人。”

人前是许警官,回家就是远警官。远警官声音厌厌的,满是疲惫:“都说了我相信你,再说魏前辈也已经确认了你的不在场证明。”

叶修把菜盛出来,净了净手,转身把许博远揽进怀里,故作严肃的说:“警官同志不合格啊,怎么能随意透露案情进展呢?”

许博远懒懒的抬起头瞪了叶修一眼,叶修笑起来,亲了亲他的额头,不再提这事:“吃饭吧,今天有你喜欢的糖醋咕噜肉。”


以前都是许博远拖着叶修去散步,今天反了过来。许博远整个人倚着叶修,被带着一步步的挪动。

什刹海蜿蜒而下,两人也算是傍水而居。不过比不了翟星河的别墅,只是普通的住宅小区。

两人沿着岸边漫步,走到一处,叶修忽然停下了:“远啊,你今年还是第一次在B市过冬吧?”

许博远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许博远之前一直在G市分局实习。

“那你一定不知道吧,每年冬天,什刹海都会结冰。”叶修转头,望向水面。

“冰?”许博远也跟着转过视线。

“是啊,每年冬天,什刹海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滑冰场。”叶修看着许博远道,然后用更加随意的语气说:“听说古时候,这里有专门做藏冰生意的,冬天的时候把冰凿出来存在地窖里,夏天拿出来卖。”

“藏冰……”许博远沉吟着,随机立马激动起来:“冰!是冰!”


死者上吊的脚边之所以没有踩踏的工具,是因为他是踩着冰自杀的!而提早打开的地暖,并不是凶手用来促进尸体僵硬,而是死者故意加快冰的融化!

许博远兴奋地抱着叶修亲了一口,立马掉头回家准备把这一发现告诉同事们。

只剩叶修还立在那里,望着平静的水面发呆。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