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叶蓝】环(四)

*欠了 @寒霜素影 很久的红包债
*文笔渣,可能有OOC
*前警官叶×警官蓝
*不会写推理,案情可能有点牵强,有参考

————————

(四)

等叶修回到家的时候,许博远已经冷静下来了。他望着叶修一步步走到他身边坐下,问他:“你早就知道?”

 

“是……”叶修知道许博远一直很聪明,“两年前那起案子的时候,我就知道死者是用的冰。”

 

“那你为什么以前不说!如果你早点告诉大家,就……就不会被开除了。”许博远有些急了,这两年,他一直为叶修的离职愤愤不平。

 

叶修伸手揽在他肩头,安抚他道:“远啊,你知道,嘉世分局里早就有人看我不顺眼了。翟星河的施压,不过是他们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我早晚都会被他们踢出去,有没有翟星河都一样。”

 

许博远只在叶修身边干了五天,就知道嘉世分局的人针对他,可见这么些年来,叶修明里暗里受了多少罪。

 

许博远心疼的不行,顺着叶修的动作靠进他怀里,伸手环抱住他的腰。

 

“对了,今天回来还没来得及问你,当年出车祸的那个……”许博远突然想起这事,他以前从来没有听叶修提起过,开口询问,却又担心触了叶修的伤疤。

 

“是沐橙的哥哥,和我是同一届的,也是那一届里,唯一比我厉害的。毕业那年,本来他和我都是要进嘉世分局的,哪知道……”叶修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因为他感觉到许博远的双臂抱的更紧了。

 

“虽然不知道翟星河和翟崇为什么要自杀,但他们利用关系逃避责任,算是老天有眼吧。”许博远怕叶修伤心,安慰道。

 

叶修用揽着他肩膀的那只手一下一下的拍着,没有说话。

 

 

第二天一早,许博远刚出了小区准备往地铁站走,刚转过弯,面前就停下了一辆价值不菲的小轿车。副驾驶下来一个没见过的男子,小跑到后座把车门打开了,里面是翟星海。

 

“许警官早,警局一大早通知我有新发现,正好顺路,一起吧?”翟星海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刚刚那个人打开了车门之后就改了改站位,明显是不让许博远拒绝的意思。

 

许博远道了声谢坐上了车,那人关上了门也回到了副驾驶。

 

“昨天见面我就觉得许警官聪慧过人,果然一晚上就想到了案情关键。”翟星海开口道。

 

许博远淡淡的,并无喜悦之情:“翟先生过奖了。”

 

“既然许警官这么聪明,不知道许警官有没有办法,把叶修送入监狱。”翟星海随口说出这话,倒像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许博远终于偏过头看着他,眼里满是防备:“你什么意思?”

 

翟星海似乎没看到他的神情,继续说:“许警官年轻有为,只当个小小警员不是屈才了吗?”

 

“哦?”听到这许博远反而放松了下来,似乎很有兴趣。

 

翟星海却以为鱼已上钩,诚恳道:“只要许警官助我成事,警督警监都不是问题。”

 

许博远不明白:“既然翟先生已经找到了这里,难道不知道我和叶修的关系吗?”

 

“那又如何?前途摆在眼前,许警官难道不心动吗?爱情比起事业来,可是廉价得很。”翟星海继续说。

 

许博远没再谈论这个话题:“可是据我们调查,死者确实是自杀。”

 

“我知道。”翟星海漫不经心的说。

 

许博远挑眉:“你知道?”

 

“我哥的确是自杀的,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会再联系那个什么魏琛,让他说叶修前天晚上并没有回去,只要许警官再一通融,自杀变他杀也不是什么难事。”有钱人似乎把一切都看得简单。

 

“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许博远再一次转移话题。

 

翟星海向他做了个手势:“请问。”

 

许博远礼貌地点点头:“既然你这么想嫁祸给叶修,那死者阳台上的烟头……”

 

翟星海打断他:“是我哥扔在那的,他派人跟了他两天才拿到那一支烟。房门也是他故意打开的,就是想让人以为是入室谋杀。”

 

“为什么?”许博远虽然已经猜到了,但还是想知道真相。

 

“为什么?”翟星海突然笑起来,“因为他害死了崇儿!”

 

许博远皱眉,冷静道:“翟先生,据我所知,两年前那起案子,也是自杀。”

 

“自杀?是,是自杀,但一定是叶修使了什么阴招,不然,崇儿是不可能自杀的!”翟星海激动起来。

 

这确实是一个疑点,翟崇那样的富二代,撞死了人都能不放在心上,有什么事能让他自杀?不过许博远虽这么想,可不代表他就怀疑叶修了。

 

“所以翟先生故意自杀,并在家里扔下叶修的烟,就是为了嫁祸给叶修?叶修已经因为他失去了工作,他还不满足吗?”

 

汽车停了下来,到警局了,翟星海冷哼一声:“当然不满足,我哥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偿命。”

 

“甚至不惜自杀来达到目的?”许博远接着他的话问。

 

许博远想错了,翟星河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半年前,我哥查出了癌症,晚期。”翟星海见许博远又要开口,主动道:“我知道你们警局办事滴水不漏,医院记录肯定是查过的。但是我哥的身体一直都是他的私人医生照看的,是个老外,平时都不在国内。我哥自从有了这个决定之后,更是嘱咐过他不许对外透露他的病情。”

 

许博远摇摇头,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疯狂,他推开车门:“翟先生还是开到了这里,是因为你以为我一定会答应你吧?”

 

“为什么不呢?”翟星海依然很自信。

 

许博远笑了笑,跨出车门:“这里已经是警局了,我相信翟先生不会在这里乱来吧?”

 

翟星海脸色微变,副驾驶的人从车里出来,许博远退后一步,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是一个微型录音机:“这个录音机是和警局远程关联的,刚才的对话,现在已经一字不漏的传到了警局。”

 

许博远把录音机放回去,转而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往翟星海眼前一晃,然后夹在自己外套上,正声道:“翟星海先生,你涉嫌干扰公安人员执法,请跟我进去坐坐吧?”

 

然后又一改严肃,笑了笑说:“别担心,最多是警告处理。”

 

许博远跟翟星海并排往里走,许博远偏头看着他说:“翟先生刚才一路都在夸我聪明,那就让我再猜猜吧。”

 

翟星海没说话。

 

许博远也不介意,自顾自的说:“翟崇不过是你侄子,又的确是自杀,你犯不着如此上心。我猜,很有可能是你哥留下的遗嘱说,你只有让叶修进去了,才能继承遗产吧?”

 

“你!”翟星海脸色一变,但随即又不说话了。

 

“你放心,刚才我可没录音。”许博远耸耸肩,快步走了进去。


————————

*我知道我把坏人写得有点傻,我的锅

*案子最后还有一丢丢,下章完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