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叶蓝】环(完)

*欠了 @寒霜素影 很久的红包债
*文笔渣,可能有OOC
*前警官叶×警官蓝
*不会写推理,案情可能有点牵强,有参考

————————

(五)

命案正式结案,许博远拒绝了大家一起去庆祝的邀请,独自朝家里赶。

 

桌上的饭菜已经摆放好了,但都用盘子盖着的,闻不到什么香味。叶修不在外面,许博远挂好外套往里走,发现叶修在屋里打游戏。

 

叶修带着耳机,没有发现推门进来的许博远。他打游戏时专注的样子,让原本急于跟叶修分享案情的许博远瞬间平静了下来。许博远没有开口叫他,推开门后就靠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他。

 

等到一局打完,叶修取下耳机扭扭脖子,才发现站在门口的许博远。

 

“诶?你回来啦,怎么不叫我?”叶修一边问一边动手退出游戏、关机。

 

“看你打得入迷,就没有叫你。”许博远朝他走过去,帮他捏了两下肩膀,推着人往外走。

 

叶修抓住了他语言的漏洞,坏笑道:“是我打得入迷,还是你看得入迷啊?”

 

许博远白了他一眼,自觉地不去接他的话,拉着人先去解决口腹之欲。

 

原本饭桌上许博远正要开口,叶修却像是早就料到他一样提前打断了他:“吃完饭再说。”

 

许博远本来就已经不着急这件事了,于是点点头开始祭自己的五脏庙。

 

 

许是案子了结了他心情好,许博远整个洗碗过程都哼着叶修没听过的粤语歌。

 

等他洗完了碗,顺带热了两杯牛奶端到客厅的时候,叶修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张照片,正静静的看着它。

 

照片上有两男一女,其中一个他一眼就认出来是学生时期的叶修。叶修和另一个男生分别站在那个小女孩左右,三个人都很开心。

 

蓝河在他身边坐下,离近了就能看出来那个小女孩是小时候的苏沐橙。而另一个……自然不难猜到是那个出了意外的、沐橙的哥哥。

 

许博远把叶修那杯牛奶朝他递过去,安慰他道:“别太难过了,逝者已逝,现在那对父子都……”许博远没找到合适的词,顿了顿,像喝酒似的喝了自己那杯,叹了口气说:“还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叶修没腾出手来接,他的手正缓缓拂过照片上的那个男生,艰难开口道:“远……你这么相信……我和两年前那起案子没有关系吗?”

 

许博远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当然”两个字,但他说完就愣了,他紧紧盯着叶修,似乎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叶修没有看许博远的眼睛,他怕从里面看到他不想看到的情绪:“你听说过……心理暗示杀人吗?”

 

许博远思绪一下拉回了他还在警校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才刚快要毕业了,而叶修已经是警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学校好说歹说,才劝动了叶修回校任课。而叶修教的,正是犯罪心理学。

 

当时叶修用1999年美国俄亥俄州千年音乐踩踏事件来作为案例,一节课讲完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叶修只是耸了耸肩,说事实就是这样。

 

许博远曾经也是其中不敢置信的一员,只是如今……“叶修,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吗?”

 

“小远,我知道你一时很难相信,听我慢慢说好吗?”叶修收回一直拂拭照片的手,转而放在许博远膝上,轻轻摩挲。

 

“在得知那家伙没被判刑之后,我就开始思考这个方法。我费了很大功夫,因为关于心理暗示杀人的资料真的很少。而沐橙也正是因此才选的心理学作为专业。”

 

“我们等了很久,两年前,沐橙终于机缘巧合地和他扯上了关系。她那个姐妹很好,每次都会叫上她们几个一起,翟崇也会带几个朋友。他们最常出现的聚会地点,就是酒吧。”

 

“我先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请几个人去那个酒吧,给钱让他们在旁边聊天。先是酒驾撞死人之后冤魂复仇的鬼故事,还有司机自己受不了良心折磨而上吊自杀的故事,当然,都是假的。”

 

“然后我雇人经常提前在他会去的地方扔些绳子之类的东西,甚至在条件允许的地方直接把绳子绑成上吊的样子。”

 

“最后,沐橙会在他们经常玩的真心话大冒险惩罚中,让输的人光脚踩在从冰镇酒桶里拿出的冰块上。每当有人踩上去的时候,她会带头欢呼。”

 

听到这里,许博远怔怔地开口道:“给予奖励……”曾经学到的知识,他已经想起来了。

 

叶修上课时跟他们讲过,心理暗示分为四个阶段:发出指令、完成指令、给予奖励、熟悉指令。

 

沐橙提出的惩罚是发出的指令,人踩上去是完成指令,而欢呼则是奖励……许博远简直难以置信,这听起来如此可笑的杀人方法最后居然成功了。

 

是挺可笑的,因为许博远确实笑起来了。

 

叶修没有动作,这个消息对一直相信他的许博远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知道需要给许博远时间消化。

 

叶修的确很了解许博远,没多久他就冷静下来了。许博远问他:“这件事,你还跟谁说过吗?”

 

“除了我跟沐橙,只有你知道。”叶修靠的近了些,把许博远圈进怀里,下巴支在他脑袋上:“现在你已经知道了真相,你要逮捕我吗?”

 

许博远能明显感觉到叶修的下巴随着他嘴唇的开合上下跳动,他笑了笑,再一次把牛奶举起递给叶修,说:“你刚刚有说什么吗?我记得我只是来给你拿牛奶喝的。”

 

叶修也笑了,他移开自己的下巴,就着许博远的手一口喝干,留一圈白沫在上唇边。末了吻了吻许博远的嘴角:“喝了,很甜,我很喜欢。”

 

顿了一下,叶修补充道:

 

“谢谢。”

END
————————

*突然玄幻.jpg

*虽然知道这点字数依然只是个短篇,但这是我目前写得字数最多的一篇文了,自知文笔有限,肯定是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努力写得将就能看,实在看不下去的只能说声抱歉,欢迎提意见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