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主产叶蓝粮 关注请谨慎

【叶蓝】懒回顾

*文笔渣

*可能有OOC

*修道半缘君的后续


01

新一周七十五级野图boss龙剑士刷新的时候,许博远带的精英团是兴欣公会到得最早的。

 

原本见带团的是一个剑客,大家都以为是蓝溪阁的人,等走近了才发现剑客头顶兴欣公会的字样。

 

这也怪不得大家,兴欣战队没有剑系职业,自然公会里的剑客也不多见。再者平时抢boss的几个团都是混熟了的,兴欣又是重点关注对象,各大公会都记得清清楚楚以前没有这一号人。

 

围着野图boss的一群人都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新出现的剑客,说他是刚提拔上来的吧,不像。他身上的武器都是网游里顶尖的了,按理说一个新人不应该有这么好的装备。

 

卧槽,各会长心里一颤,不会是君莫笑吧。

 

不应该吧,大家又同时在心里反驳,这马甲一点也不骚啊。

 

会长们心里都没个谱,除了春易老。

 

虽然那个剑客没有说话,也没有操作,但春易老笃定,那一定是蓝桥。不止春易老,笔言飞入夜寒曙光旋冰这些和蓝桥玩得好的都是这么觉得。

 

 

许博远刚知道刷新的是龙剑士的时候,就知道蓝溪阁这次的阵势一定很大,但他没料到几大高手都来了。

 

龙剑士是剑系,掉落的材料刚好是夜雨声烦升级需要的材料。装备部早在他还没离开的时候就来打过招呼,要他们一定拿下这个野图。

 

他知道这个boss对蓝溪阁有多重要,但是,许博远操作着修道半缘君将剑横在胸前,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

 

02

白天的大部分时间,叶修还是待在训练室的。担着指导一职,总是要发挥作用的。

 

打完几场和唐柔的指导赛,一退出竞技场,就看见公会频道在刷野图boss的信息:龙剑士。叶修心里一惊,往上翻翻记录,发现许博远早就赶过去了。

 

叶修一边抱怨荣耀系统怎么偏偏刷新这个boss,一边操作着神说要有光往现场赶。即使如此,等他到的时候,战斗也已经要结束了。

 

蓝溪阁准备充分,来势汹汹,不出意外这个boss应该是归他们无疑了。叶修不打算做什么,反正龙剑士的掉落不是他们急需。

 

他就待在不远不近的位置划划水,将整颗心都挂在那个在前方围攻boss的剑客身上。

 

还有不少人也看出来了这个结局,有几家公会已经准备撤了,蓝溪阁里也有人坐不住了。

 

 

绕岸垂杨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个剑客是蓝桥,后来大混战,他看着春易老等人和他的交手,联系一下之前的事,也反应过来了。

 

只是当时正是关键时刻,他也不能只顾私怨,就没有动作。现在大势已定,他将指挥权移交,提剑就朝许博远杀去。

 

许博远正专心输出,根本没有注意到准备偷袭的绕岸,但是叶修不一样。叶修本在外围,大家都在输出一个人突然转了方向本就明显,更何况目标是许博远。

 

绕岸垂杨一剑就要得手,却突然被斜刺出的战矛挑开。心里气愤,没顾得上看来人头顶的名字,就将剑重新对准了叶修。

 

03

他没看见叶修,但叶修却是注意到了他。绕岸垂杨,叶修琢磨,这不就是欺负他家小蓝的人吗。顿时一个强龙压将人击倒在地。

 

动静大了,周围的人都纷纷看过来。正好boss倒地,各公会默契地住了手,望向这边。

 

当他们看到其中一个ID叫神说要有光时,八卦之心就更重了,纷纷退开十几个身位格,却都没有要走的打算。

 

一时间,boss消失后的一大片空地上,只剩下了三个人:招势凶猛的神说要有光,狼狈不堪的绕岸垂杨,呆若木鸡的修道半缘君。

 

 

“今天的神说要有光是韩文清在操作吧。”

“啧啧,实力碾压,真可怜。”

“我就说这个剑客肯定不简单。”

 

不简单的许博远呆呆地看着神说要有光的动作,心里闷闷的,像是压抑着满腔爱意来不及宣泄。

 

等到叶修解决了绕岸走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然后不等叶修开口……就下了线。

 

许博远拔了卡下线,立马冲出网游办公室,朝训练室去。等人到了训练室门口,却又堪堪停下了。

 

叶修接住绕岸刺向他的那一剑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原委,叶修那么猛的攻势,他也明白缘由。只是他感动过了头,没加思考就跑了过来,才想起战队在这里训练。

 

他转身准备回去,训练室的门却突然开了。

 

“过都过来了,还走什么。”还是一贯懒散的语气。叶修走上前,拉着人直接下了楼从后门出去了。

 

04

两人并排走着,谁都不说话。过了许久,许博远开口说了句:“谢谢。”

 

叶修不甚在意,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帮男朋友解决麻烦,天经地义。”

 

许博远笑了笑,又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许博远轻声道:“这个boss对蓝溪阁很重要。”

 

叶修没什么反应,只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许博远又说:“对我也很重要。”

 

 

网游办公室的人除了几个陪兴欣一路走来的玩家,其余都是后来兴欣夺冠后粉上的人,这些人,自然都是不知道绝色的存在的。好几个见这位从蓝溪阁过来的人却被如此信任,面上心里都是有些不舒服的。这次的野图对蓝溪阁重要大家都知道,没抢到boss原本是不要紧的,胜败乃兵家常事嘛,就只怕那些人以为他是故意放水。

 

叶修停了下来,让人面对着自己:“绝色大大管那些人做什么,你为兴欣公会上下打理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呢。”

 

许博远这次是真笑出来了。

 

叶修继续说:“上次把绝色那个号踢出去的时候还有人来问我呢,说我怎么能把它踢了。当时你没在边上,我只好说那张账号卡掉了。”

 

叶修把人往自己身边带了带,附在他耳边说:“要是绝色大大同意的话,我回去就发公告。以前十区那帮崽子可是怀念绝色大大得很。”言语间已带了丝丝醋味。

 

05

许博远不知是被他的气息吹得心痒痒的,还是因为知道叶修是在为自己考虑,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直接环抱住叶修,在他怀里闷闷地说:“还是别了吧,一来二去的又多了许多麻烦。”

 

随即又从他怀里钻出来,已不见半点颓色:“我不是那么想不开的人,出来吸口新鲜空气就好啦。”

 

叶修装作无奈的说:“是是,都是空气的功劳,合着我这半天都是白说的呗。”

 

许博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说话,拉着叶修继续朝前走。又过了一会儿,说了今天的第二声“谢谢”。

 

这次叶修不再客气:“那可得好好谢我一番了,恩……就先给兴欣打个一百年的工吧。”

 

岂料许博远毫不感动,还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他:“叶神真是金口玉言,几句话顶我一百年的工资呢。”

 

“我又没说不给发工资,我还等着绝色大大养我呢。”叶修偏过头,将头靠在许博远肩上。

还不忘在心里点评:

 

恩,刚刚好。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