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叶蓝】骨

*文笔渣,可能有OOC


*脑洞来源有很多


——————

荣耀帝国是万妖之国,每一块大陆上都居住者无数妖兽。其中蓝雨大陆,以狐妖居多。

狐妖一族,每千年历一次阴火之劫,经九千年化九尾。死一命则断一尾,九尾俱断,则魂飞魄散。

虽然蓝雨大陆上狐妖不少,可九尾的却没几个,仅仅只有蓝雨妖王喻文州,和蓝雨战斗力最强的火狐黄少天修成了九尾。其他大陆上,更是从未听说有狐妖修成了九尾。

只是对外是这么说的,其实蓝雨妖龄较久的都知道,蓝雨还有一只九尾狐,名叫蓝桥。

蓝桥本是蓝雨大陆上一只普通白狐,修为并不高强。要知道,每多添一尾所需渡的阴火劫都要比上一次厉害十倍,修九尾所历的劫已非普通狐妖可安然渡过。

原本以蓝桥的修为是渡不过这劫的,只是十数年前,蓝桥为增进修为而四处游历,曾在嘉世大陆逗留过一段时间。嘉世大陆以豹妖居多,蓝桥就遇见了一只法力高深的玄豹妖。豹妖当时受了重伤,蓝桥带他到附近山洞为他疗伤。伤好之后,蓝桥便化名蓝河与自称叶修的豹妖结伴而行。

叶修精通修行之术,多次指点蓝河修行法门,一路下来,蓝河妖力大增。又一个千年快到时,因为察觉到嘉世大陆的不平静,叶修向蓝河辞行。蓝河回到蓝雨,在溪山之巅历了最后一劫,终修得九尾。

化尾没多久,蓝河稍作修养,便再一次辞了诸位好友,说是要去报答那个助他渡劫的豹妖。

等他再一次找到叶修的时候,才知道他就是嘉世妖王叶秋,不过现在被奸佞追杀,比第一次见时伤的还重。蓝河同他,还有他的妹妹——雪豹妖苏沐橙一起逃到嘉世大陆的边境小镇,被客栈老板娘陈果收留。

蓝河从苏沐橙口中得知,她的哥哥曾留下过一张图纸,记载的是法宝千机伞的制作。

雪豹妖苏沐秋痴迷于各种法器的制作,曾遍寻各大陆,分别取了八枚万年黑猫妖的指甲做伞帽,八只万年白狼妖的牙齿做伞扣,若干万年蜘蛛精的毒丝做领花。

他不愿伤及其他妖的性命,但为了做出他心里完美的千机伞,不惜自毁肉身。他让叶修剔出他的脊骨制成伞柄,剥下通体雪白的皮毛制成伞面,将自己的元神附在伞上。

只是叶修同苏沐秋一样不愿伤及无辜,故而八根伞骨一直没有着落,所以这宝物一直未能制成。

根据苏沐秋的构想,只要能寻得八根上好的伞骨,千机伞便能翻覆云雨。伞撑,则天地昏暗;伞转,则乾坤晃动。

蓝河望着昏迷中的叶修,觉得冥冥之中果然自有天意,八根伞骨,不正是他多修出来的八尾吗?他助自己渡劫,自己便也助他夺回本属于他的一切吧。

等叶修清醒过来时,蓝河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八根尾骨,托苏沐橙交给他。

蓝雨众妖谁都没想到,蓝桥再一次回来的时候,竟然只剩一尾了。大家不再放他出去,他自己从此也安心留在蓝雨修养。

相同尾数的狐妖之间,断过尾的要比未断的修为更弱。现在的蓝桥还比不过修为稍高的一尾狐,怕他出事,所以此事蓝雨从未外道过。

叶修养好伤,将八根白狐尾骨嵌入千机伞,注入妖力一试,果然是天地色变。叶修在小镇上待了一段时间,就带着千机伞,携新培养的心腹杀回妖殿,清理门户,重新夺回王座,并改嘉世为兴欣。

叶修复位妖王后,随即在兴欣大陆悬赏,找一只断八尾的白狐。只是手下们快要把兴欣大陆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大王想找的那只妖。时间一长,叶修就不再耗费兵力,将诸多事务交给几个心腹,自己四处寻找去了。

说是寻找,实为游玩。只因千机伞的伞骨隐隐有白色妖气流转,叶修便知道蓝河并无生命危险。因此也不急于找到,有缘自会相见。


叶修往各个大陆都去了一遍。微草不同于其他大陆,乃是植物成精,叶修坑了他许多名贵药草。霸图妖王同他已是几万年的对手,见面不出意料的大打出手。义斩大陆成立之初叶修帮了许多忙,各妖均与叶修交好,大方的让叶修讨了许多稀奇玩意儿走。

这日,叶修到了蓝雨大陆,与喻文州客套一番后立马被黄少天拉去后山叫嚣着比试。

叶修本打算找个时机赶紧溜走,真要跟这人打起来,指不定要打到什么时候。却不想越接近后山,千机伞伞骨上流转的纯白妖气便愈发夺目。心思一转,叶修就顺着他的意思进了后山。


“老蓝,你不好好休息跑这里来做什么!”同在蓝雨修炼了数千年的灰狐笔言飞跟在蓝桥身后,看着他在后山上东张西望,朝他大吼。

蓝桥叹了口气,自从上次他受伤归来,几位老友都把他看得死死的,大事小事各个都来嘱咐一番。不让别的妖怪伤他的同时也不让他同其他族人们切磋,倒是快真给他闷出病来了。

“我早都已经大好了,说了是你们太小心了,我自己心里有数。”蓝桥重复他已经跟好友们说过数次的话。

笔言飞却半点不信他的说辞:“你要是心里有数,这辛辛苦苦修来的九尾怎么就没了呢?”也不等他反驳,继续说:“我知道你是要报恩,但咋们狐族报恩,最多也就以一命相报。可你呢!生生少了八条命!我们要是再不小心着你,要是这一不小心……”

笔言飞没再说下去,但蓝桥明白,他一向都是知道几人的心意,所以不想明着反抗。

于是他想出了一招,让他有理由出来透透气:“昨晚春雪贪玩,把我的玉佩衔去玩耍,却遗落在这山里。你知道这玉佩对我的重要性,我怎么可能不出来找?”只是对不住那只被蓝桥无意中捡回来又无辜被提出来挡箭的幼狐春雪了。

玉佩是蓝桥母亲留给他的遗物,这些年蓝桥一直贴身带着。笔言飞叹了口气:“罢了,这回我知道谁也劝不动你,我帮你找吧!”

蓝桥道了谢,装模作样地和笔言飞满山乱逛,心里早就乐开了花。那块玉佩他早就送人了,哪里能在这找到。想到之后能以这个借口出来很长一段时间了,蓝桥没忍住笑出了声。

笔言飞听着这一声笑,飞快转头望向蓝桥:“玉佩掉了还能笑的这么开心?老蓝,你不是框我了吧!”

“不不,不是,是真掉了,真的!”蓝桥眼看就要暴露,慌忙解释。


叶修和黄少天不分上下的打斗着,没多久,妖力高深的他们俩都察觉到有妖接近,两人默契地住了手,调动妖力听来者的谈话。

还是那么干净的嗓音,同数年前那只小狐狸一模一样。再加上另一只妖叫他老蓝,言谈中又提到八条命,更别说伞骨已白得耀眼的妖气,桩桩件件都显示着他的身份。

听见蓝桥急着跟另一人解释,叶修笑了笑,往身上一掏,然后走了过去。

“不知这枚玉佩,可是二位所寻之物?”叶修将玉佩放在掌心,递出去。

蓝桥听着熟悉的懒散的语调,目瞪口呆地盯着叶修,实在是没有想到能在这遇见他。笔言飞不认识他,也没留意蓝桥的表情变化,只走近去看那玉佩。

“老蓝啊,果然是你的,你快过来。”又对着叶修说:“兄弟,多谢。此物是他母亲留给他的,意义重大,多亏兄弟了。”

叶修嘴里随意地回着“客气”,心里却想着这玉佩原是他母亲的。等蓝桥回过神走到他面前,想要伸手去拿玉佩时,他又突然抽回手。

“我常见凡人的话本上,这玉佩一类的物什,但凡由母亲交给儿子的,实际都是给未来儿媳的。”

他靠近蓝桥,笑道:“那我就收下了。” 


评论(1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