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阙寻影

停更中……

慢是一种态度_(:з」∠)_

欢迎捉虫 感谢批评

【叶蓝】环(二)

*欠了@寒霜素影很久的红包债
*文笔渣,可能有OOC
*前警官叶×警官蓝
*不会写推理,案情可能有点牵强,有参考

————————

(二)

当大家都在为许博远担心的时候,许博远自己倒是不担心。

 

两年前他就相信叶修,现在依然相信。

 

更何况舒旋冰还补充说,从那支黄鹤楼上的唾液凝结情况看,是好几天前抽的了。

 

但是蓝雨分局里一直和许博远有些不合的饶岸却不这么认为。

 

两年前,是死者翟星河向警局施压,才使叶修被开除,叶修完全有可能对死者怀恨在心,这是他的作案动机。烟头算是物证,目前看来没有别人比他的嫌疑更大了。

 

说话间,刚刚一直不在命案现场的韩入夜带着一个人过来了。

 

“这位先生叫翟星海,是死者的弟弟,在星河企业任经理,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公司开始上班了。”韩入夜向梁易春报告说。

 

翟星海见梁易春似乎是这里的老大,忙上前拉着梁易春的胳膊急切的说:“我知道!一定是他……是他杀了我哥!”

 

梁易春急忙安抚翟星海的情绪,等他没有那么激动了,问道:“翟先生你指的是谁?”

 

“是……是叶修!一定是他!叶修!”一提起这个翟星海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而先后听到两次这个名字的大家也都是一愣。

 

舒旋冰倒是没有受他情绪的影响,冷静地开口道:“翟先生,两年前,死者,也就是你的哥哥,也是一口咬定叶修是谋害他儿子的凶手,我想请问,是什么让你们都这么肯定?”

 

翟星海想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被这么一问,他也像两年前的翟星河一样,吞吞吐吐不肯明说。

 

“翟先生,如果你想抓到真凶的话,请你务必告诉我们实情。”舒旋冰一点也不放过他,穷追不舍的问。

 

“哎……”翟星海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自己在客厅沙发上坐下,“这件事,还要从九年前说起。”

 

“九年前,我侄儿翟崇曾经开车撞死了一个人,责任在他。但当时由于我哥哥四处为他疏通打点,最后只罚了款,没有判刑。”

 

“后来发生了两年前那件事,我哥哥当时特别伤心,到处托人查,才发现,当年崇儿撞死的那个人,正是叶修多年的好朋友。”

 

“恰好那段时间崇儿因为和一个女人交往,认识了那个女人的大学同学,我哥调查到,其中有一个自称是叶修的妹妹,但实际上,却是那个被撞死的人的妹妹!”

 

“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我哥于是立马认定,一定是他们联手,害死了我侄子。但是我当时并没有这么认为,只是今天再一次出现了这种事,一定就是他!”

 

梁易春他们录好了口供,不愿多事,没有告诉他在死者家里发现的烟头,只说后续可能还会找他问话,就让人把他送回去了。

 

 

许博远推开兴欣侦探事务所大门的时候,叶修正在占用办公电脑打游戏。

 

两年前,叶修从嘉世分局离开,身无长物,有幸遇到陈果好心资助他,开了这家侦探事务所。现在,事务所办的还算是像模像样。

 

见到自己的小男朋友来了,叶修手上不停,叼着烟的嘴上下开合:“来啦,随便坐,等我把这局打完。”

 

是的,两人是恋人关系。

 

还在大学的时候,叶修曾受邀给毕业生上犯罪心理学这门课,彼时的许博远是其中一员。一学期的课程时间不长,但足以使两人陷入爱河。

 

叶修在许博远的毕业典礼之后向他告白,在一起后更是暗箱操作让许博远成了自己的助手,虽然只当了五天。

 

叶修说话算话,一局打完就下了游戏,来到许博远身边,刚要开口,就被许博远打断了:“叶修同志,你涉嫌翟星河死亡一案,请你跟我走一趟。”

 

叶修愣了一下,看许博远的脸色不像是开玩笑,于是点了点头,随手把烟熄在了烟灰缸里,出门上车。

 

叶修不抽烟嘴巴就闲不下来:“哎~时隔两年,再一次坐上了警车,却成了嫌疑人咯。”

 

许博远没接话,只是默默地伸过手,搭在叶修的手背上。

 

 

原本知道那支烟是几日前抽的,大伙儿包括许博远都认为叶修曾经来过这里。

 

但到达现场的时候,让许博远也吃了一惊的是,叶修说,他根本没来过此处。

 

考虑到许博远身份的特殊性,给叶修做问讯的是梁易春:“叶先生,请问你之前认识死者翟星河吗?”

 

“知道他,两年前他儿子自杀那件案子,他说我是杀人凶手。但我并没有见过他。”

 

“叶先生,请问昨晚十一点左右,你在哪里?”

 

许博远和叶修有他们爱的小窝,但是只要许博远值夜班,叶修就会留在事务所的公寓。

 

“事务所每天十点下班,昨天晚上事务所不归我值班,但是你们警局归许警官值班,所以十一点应该已经在事务所对面的公寓里了。”

 

熟悉办案流程的叶修知道接下来会问是否有人能证明,不等梁易春开口,接着说:“我和事务所另一名员工、你们蓝雨分局前刑警队长魏琛住一屋。”

 

梁易春朝舒旋冰使了个眼色,后者点了点头,离开去事务所找魏琛求证。

 

这边的审问继续。梁易春把装在证物袋里的烟拿在手里扬了扬,问:“我们在阳台发现了沾有你的唾液的烟头,请你解释一下?”

 

“我说过,我没来过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阳台会有我的烟。”

 

从叶修到来一直没有说话的饶岸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没来过难道是烟自己长腿跑来的吗?”

 

叶修没有立即接话,他抬眼扫了饶岸一眼,懒洋洋的开口:“那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他故意找个人跟踪我,捡了根我扔掉的烟头呢?”

 

这回饶岸更直接了:“谁会那么无聊跟踪你?无缘无故把你吸过的烟捡回来做什么?”

 

语气之恶劣使得周围检查的同事都朝这边看过来。许博远开口道:“我倒觉得,的确有可能是有人想要嫁祸给叶修,所以故意把烟头扔在死者家里。”

 

这下连毕言飞也忍不住了:“喂老许!他现在是嫌疑犯,他说你就信吗?”

 

“我相信。”

 

——————

*逻辑已死,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评论(2)

热度(26)